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管理故事 > 归来吧,浪迹天涯的中国公司

归来吧,浪迹天涯的中国公司

2018-03-29 16:39:09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证监会却对“四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企业敞开大门,同时向漂泊在美股的百度、阿里巴巴、京东和港股的腾讯等伸出了A股上市邀请的橄榄枝。

在今年的“2会”上,不少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巨头纷纷表态要回国内上市。

马化腾:条件成熟会考虑回国内上市。

李彦宏:一直希望百度能整体在国内上市。

丁  磊:网易当然会考虑回A股上市。

刘强东:只要制度允许,我们非常愿意回来A股。

王小川:公司服务中国网民,会跟着国家政策走。

大佬们这样回答,也不是无事献殷勤,而是证监会在向他们招手。

1

进入新年,证监会的政策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

一方面,对于IPO审核从紧从严,不但提高了门槛,而且企业申请IPO被否的话三年后才可重组上市。

另一方面,证监会却对“四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企业敞开大门,同时向漂泊在美股的百度、阿里巴巴、京东和港股的腾讯等伸出了A股上市邀请的橄榄枝。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记者对大佬们逐一追问,得到的回复自然惊人的一致。

表态归表态,内心愿不愿意回来呢?

我看未必。

2

首先,对巨头们来说,私有化退市是一个大工程。

除了因市值、股价等原因被强制退市之外,主动退市需要以高于现股价的高溢价回购实现私有化。

当年阿里巴巴从香港退市时,回购价较停牌前最近6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格溢价大概为60%,而过去在美股退市的中概股,平均溢价在20-30%之间。

周鸿祎曾说,退市时为了募集资金,他向以招行为首的银行财团进行了30多亿美金和200亿人民币的贷款,成为名副其实的“负翁”。

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巨头,本身处于一个股价高点,再加上溢价,回购压力相当大。

而且,退市还不仅仅是回购的问题。拆VIE、向人民币基金转换,也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式,其间的利益谈判没那么简单。

其次,A股能给巨头们怎样的估值还是未知数。

诚然,360以93亿美元的市值从美股退市之后,A股给出了差不多4000亿人民币的估值。

目前,360市值保持在3200亿左右,整整涨了五六倍,但这主要是因为A股目前优质股太少,所以茅台才能大行其道。一旦中概股集体回归,这种情况恐怕就再难见到了。

2017年,A股的总市值是56.62万亿元,而在海外游荡的四新类(即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中概股及港股合计市值约1.7万亿美元。

更不用说还有价值0.6万亿美元的新“独角兽”准备上市,相当于A股一下多出了30%的新增融资。以散户为主的国内市场能否吃得消,又将给出怎样的估值都是未知数。

第三,国内市场的政策因素也让巨头们担忧。

A股的制度规则限制繁多:退出期限长、审核门槛高、政策变化大,公司需要增发股票用于收购等等。往往需要等证监会审核个一年半载,等批下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这对需要快速反应的科技企业来说显然是一场灾难。

综上,在一级市场本身不愁融资、本身又发展得顺风顺水的企业,劳民伤财地退市,然后去一个前景和政策都不明朗的市场打拼,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3

但是,国家有号召,必须得响应。巨头们表态都很积极,但同时强调,目前的政策不允许。

大多数海外上市的企业都采取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可变利益实体)股权结构。按现有的法律来看,这种公司就是境外企业,是万万不能在国内上市的。

大多数企业采取的AB双重股权结构,同股不同权也不被允许。当年阿里巴巴就是因为这个才从香港走去美国的,也让港交所懊恼不已。

除此之外,国内市场还有诸多盈利和重资产方面的要求,这对科技企业来说都是难题。

证监会给出的解决方案是CDR。

所谓CDR(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就是中国存托凭证。指境外上市公司将部分已发行上市的股票托管在当地保管银行,由中国境内的存托银行发行、在境内A股市场上市、以人民币交易结算、供境内投资者买卖的投资凭证。

它不是股票,但同样可以交易。

而“存托凭证”(Depository Receipt)最早起源于美国,早在1927年,摩根大通就设立了ADR(美国存托凭证)。现在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包括百度、京东、阿里巴巴实际上也是一种ADR。

CDR的好处就是让中概股可以不用像360那样经历退市再上市的漫长复杂流程,而快速在国内“准上市”。

目前来看,证监会推CDR的热情非常高,最快年内应该就能落地。而BAT们很有可能拿出一部分股份发行CDR,但初期可能只是一个尝试,这个比例不会很大。

4

不过,望月感觉,证监会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让BAT们整体回归,让这些巨头发行CDR只是想起到示范作用,最大的目的还是想让下一批BAT的小巨头公司留在国内。

目前,小米科技、滴滴出行、今日头条和美团点评等估值都在数百亿美元。按照发展历程来看,这些小巨头都将陆续寻求上市,尤其是小米科技,已经明确表示要在今年上市。

除此之外,国内市场还面临“港交所”的“抢食”。

为了吸引更多的新经济企业赴港上市,也为了弥补当年阿里巴巴远走美国的遗憾,“港交所”给出了解决“AB股权”的时间表,最快今年4月底就可以落实。同时“港交所”也欢迎在海外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到香港二次上市。

“港交所”的吸引力还是有的。之前美图、阅文、众安和雷蛇等众多科技公司成功在港上市,而蚂蚁金服、陆金所、小米、QQ音乐和爱奇艺等等国内独角兽相继与“港交所”传出“绯闻”。

显然,留给证监会的时间不多了。

其实,早在2008年,证监会就筹划搞一个“国际板”,2015年又提出搞“战略新兴板”,都是想通过特殊举措让这些“红筹”回家,但都不了了之。

这一次,证监会改变做法,不再新建版块,而是通过CDR的方式定向邀请,先把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8家企业请回来,至少是部分请回来,然后把小巨头们尽可能的留住,再慢慢解决政策方面的问题。

短期来看,先期回归的公司肯定会享受到一些政策和市场的红利,股民也终于有一些优质的新经济股可以选择,毕竟现在外汇监管越来越严格,炒美股港股并不容易。

而长期来看的话,还是要建立一套完整的体系,以市场的成熟来吸引越来越多的优质上市公司,才是建设资本市场强国之道。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啼笑皆非的故事反映的管理原则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