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管理故事 > 李白该不该去朝廷当差?

李白该不该去朝廷当差?

2017-04-13 15:23:50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李白最讨厌的事情,而他的梦想,是给皇上当差。皇上身边的人,每天都要“摧眉折腰事权贵”。李白的梦幻职业,恰好是他最讨厌的事情,所以,他的人生,注定是一个纠结的人生。

有些人找工作,怎么纠结怎么来,比如说李白。摧眉折腰事权贵,是李白最讨厌的事情,而他的梦想,是给皇上当差。皇上身边的人,每天都要“摧眉折腰事权贵”。李白的梦幻职业,恰好是他最讨厌的事情,所以,他的人生,注定是一个纠结的人生。

皇宫有皇宫的文化,李白有李白的观念,当文化和观念相冲突,人生就会纠结。文化冲突是全方位的,从吃饭喝茶,到聊天开会,都会有冲突。有些冲突能磨合好,有些冲突无法调和。心理学家发现,最难调和的冲突,是权力距离(power distance)。

什么是权力距离,问一个问题就能问清楚。如果我问宋江,你能当皇帝吗?宋江会说,怎么可能啊,我一介布衣,没有皇帝命。如果我问陈胜,他会回答说,为什么不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两个回答,表明在宋江和陈胜的心中,权力距离不一样。权力距离的定义如下:权力底层和顶层之间的心理距离。

在宋江心中,权力距离远,遥不可及。如果宋江开公司,会开一家“高耸型”的公司,让顶层高高在上,远离基层。如果宋江打工,去了“高耸型”的公司,他会觉得亲切而自然,如鱼得水。在陈胜心中,权力距离近,伸手可及。陈胜开公司,会开一家“扁平型”的公司,让顶层贴近基层。如果陈胜打工,去“扁平型”的公司,会如鱼得水。

反过来,宋江去“扁平公司”工作,与贩夫走卒为伍,他会纠结。陈胜去“高耸公司”打工,每天摧眉折腰,他也会纠结。两人的内心“纠结”,就是权力距离导致的文化冲突。

问题来了,如果你是面试官,帮“高耸型”的皇宫招人,我来应聘皇家岗位。你怎么知道,我是宋江投胎、还是陈胜转世?如果我像李白一样,才华横溢,你会不会把我招进宫去,让我有机会给太监添乱、给皇上添堵?顺便,再渡过自己纠结的一生?

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做一个“崇拜测试”。测试两种崇拜,身份崇拜和能力崇拜。是宋江还是陈胜,一测就能测出来,宋江崇拜身份,陈胜崇拜能力。崇拜测试,可以直接提问。面试的时候,问这个问题:“你最崇拜的人是谁?”如果我告诉你,我崇拜牛顿。你就再追问:为什么崇拜牛顿。

经你追问,我可能这样回答:“牛顿是英王册封的爵士,他是最伟大的物理学家,还是伟大的数学家,他当过英国皇家科学院的院长,还当过皇家铸币厂的厂长。”在这个回答中,我列举的理由,都是很牛的“身份”,说明我崇拜的对象,其实是身份,这是标准的身份崇拜。这种回答,证明我是宋江投胎,适合去皇宫当差。

宋江心中的权力距离,是怎么形成的?根源是成长经历,具体来说,是原生家庭的权力结构。在宋江家里,父母地位不平等,他从小看到的权力结构,其实是身份差异。他发现,妈妈负责做饭,但不能上桌吃饭,为什么?因为妈妈是女人(身份)。他还发现,妈妈总是坐车,爸爸总是开车,为什么?因为爸爸是男人(身份)。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中,宋江会天然地相信,权力来源于身份。他能形成的崇拜,都是身份崇拜。

再回到崇拜测试上,你追问我,为什么崇拜牛顿,我可能这样回答:“我崇拜牛顿的跨界思维,他用数学思维去思考物理问题,顺便发现了力学定律和万有引力。他的发现,还开创了理论物理学,我特别崇拜。”这样的崇拜,是能力崇拜,说明我是陈胜转世,不适合在皇宫里上班。

陈胜心中的权力距离,也是在家里形成的。陈胜的父母,地位平等,他家的权力结构,其实是能力结构。为什么爸爸洗菜、妈妈做菜?因为妈妈做的菜好吃(能力)。为什么妈妈坐车、爸爸开车?因为爸爸熟悉路(能力)。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陈胜会有一种天然的信念,权力的根源是能力。在他的一生中,所形成的崇拜,都是能力崇拜。

成长经历,形成了权力距离,权力距离又会升级,变成企业文化和组织形式。企业文化是老板文化,老板会把自己心中的权力距离,升级为企业文化。崇拜身份的宋江,一旦当了老板,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每个人的身份都弄清楚。他会为108个人准备好108把椅子,还为椅子编号,1号、2号、3号,直到108号。这样的组织,是高耸型组织,或者叫身份组织。身份组织,优点是执行力强,下传下达极其顺畅,老大一声令下,从2号到108号,都积极行动。目标清晰的制造业,适合这种组织,典型代表,是富士康。

崇拜能力的陈胜,他开公司,第一件事,是确定这一群人要做什么,然后,根据要做的事情,大家按能力分工。在工作的时候,谁当老大不确定,看工作是什么。如果是陈胜擅长的工作,大家就听陈胜的;如果是吴广擅长的工作,大家就听吴广的。这样的组织,是扁平型组织,或者叫能力组织。能力组织,优点是系统性强,能把多诉求、多取向的事情梳理清楚。目标模糊的创新企业,适合这种组织,典型代表,是苹果。

哪种文化更好?企业文化只有适合,没有好坏。“苹果+富士康”,是国际分工中的最佳模式。苹果公司的价值,有一半在富士康;富士康的价值,有一半在苹果。如果苹果公司,把企业文化改成等级森严的高耸文化,苹果会变成一个伦不类的假苹果。

从感受来看,组织形式的影响很大,全球幸福指数显示,社会等级越森严,人们的幸福感越低。北欧国家,权力距离最小,那里的幸福指数,是全世界最高的。企业也一样,公司的等级越森严,招聘号召力越弱,员工满意度越低。

在家庭中,哪种权力结构更好,是爸妈平等,还是父亲集权?这也是见仁见智。但是,家庭结构会影响孩子的智力,父母地位越平等,孩子成年之后就越理智。因为,平等家庭的孩子,更崇拜能力,他们会努力充实自己,会越来越强。父权(或母权)家庭,孩子更崇拜身份,他们在一生中,都努力追求雄伟的头衔、闪亮的文凭,会忽视头衔背后的责任,和文凭背后的知识,会越来越假。

身份崇拜,最大的麻烦是逻辑混沌。例如,博士文凭,和总裁头衔,它们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最多只是人为设定的“规矩”。真正的因果关系,是思维(博士)和决策(总裁),这两种“能力”之间的关系。但是,崇拜身份的宋江,会把规矩理解为客观真理。宋江当了总裁,麻烦可大了,他会真诚地认为,他以总裁身份定下的规矩,就是真理。

到了一个只有规矩,没有真理的公司,李白的麻烦可大了,因为他聪明啊,他知道那些花里胡哨的规矩,都是套路,用来吓唬人的。如果遵守那些规矩,他觉得,那就侮辱了他的智商,如果不遵守规矩,又会失去工作,纠结啊。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投行生存手册》:比聪明更重要的是任劳任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