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管理故事 > 为什么升职总没你的份?《资治通鉴》教你实用职场技巧

为什么升职总没你的份?《资治通鉴》教你实用职场技巧

2017-02-27 11:05:58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赵简子想确立继承人,不知道定哪个好,于是就把平时训诫的话写在了两份竹简上,交给两个儿子,嘱咐他们说,好好记住了!

为什么升职总没你的份?《资治通鉴》教你实用职场技巧

领导撕逼了,下属怎么不受殃及?

为什么升职总没有你的份?

领导为什么讨厌你?

怨念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

如何安插你那不成器的亲信?

 ......

飘在职场的我,发现自己和身边的人遇到的几乎所有职场问题,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都早就写过了!

他用历史上一个个生动的案列,完美诠释了为人处世的各种道理和技巧,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是男的沉默女的流泪。

so,开帖818《资治通鉴》里那些奇葩的人和事,也学点让自己多活几集的职场常识。

时刻准备着

《资治通鉴》里,开篇的第一则故事就很腹黑:

春秋时期,赵简子有两个儿子,大的叫伯鲁,小的叫无恤。

赵简子想确立继承人,不知道定哪个好,于是就把平时训诫的话写在了两份竹简上,交给两个儿子,嘱咐他们说,好好记住了!

然后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年。

三年之后,赵简子想起这茬事来了,就考问两个儿子。结果呢,大儿子伯鲁早就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竹简也丢了不见了。

再问小儿子无恤,无恤则对答如流。问到竹简,无恤立马从袖子里抽了出来。这样赵简子认为无恤十分贤德,于是便把他立为了世子。

故事说完了,超级简单。这故事说了个啥道理?恩,我们要做一个有准备的人,像赵无恤一样。可是,赵无恤到底准备好了什么,我们真的清楚吗?

让我们回头再把原文捋一遍,其中有一个小细节很值得注意:赵简子交给了两个儿子各一个竹简。

看到了吗,是竹简,并不是纸(废话,当时也没有纸~),而且上面写满了训诫之词。这玩意儿可不小,带在身上那是很不方便的。

嗯,这就是问题了,无恤把训诫的内容记下来就完全行了,为什么他要把竹简时刻带在身边,还一带就是三年?

我们再开一点点脑洞:赵简子给他们俩竹简这事儿,史书上就提了这一次,那没有提到的呢?

如果就给过这一次,那这必然是关键物件。如果隔两天就发个竹简红包,那无恤是怎么知道老爹要考察的就是这一卷?竹简不是手纸啊,不是能想带多少就带多少的。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个疑问:所有的人都知道简子授简,有考察未来继承人的意思,伯鲁再无能、再大意,也不会掉以轻心到如此地步。可三年之后,他居然弄丢了竹简,对考点更是忘得一干二净,这寻常吗?

所以,事情可能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老爹要找继承人了,两个儿子和各自身边的谋士肯定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推,我得出了以下几点结论:

1、赵简子想要选拔继承人的事儿大家都知道,而无恤明显要比伯鲁上心。这份上心,督促无恤认真筹划、精心准备,最终赢了这场比试。

2、竹简是个加分的关键物件。赵简子可不是个老大昏。他三年之后突击考试而且还要查看竹简,绝不会是因为他脑袋里灵光一闪,突然就想起来这茬事儿了。他其实一直是在静静的等,等到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忘了这件事。

这点帝王之术,无恤准确的捕捉到了,而且他精心做好了准备,不仅把考纲背得滚瓜烂熟,还把竹简随时带在身边以备不时。这里就要为无恤点个大赞了,不管是无师自通还是情报打探得力,他能get到这个重要的隐藏剧情,就是用心,就是能力。

3、如果无恤提前知道了这些事,那么很有可能,伯鲁的竹简不是丢的,而是被偷的。可惜的是,伯鲁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补救应对措施,或许他存了侥幸之心,以为父亲已经不会再记起这件事。这样的大意与粗钝,拉开了他与无恤之间的差距。

赵简子三年后提起竹简的事,发现无恤准备十足,应该会觉得很惊异,因为这事儿太不符合常理。所以,他可能会去调查,看看是不是有身边人事先给无恤告密,让他有所准备。

我们假设,调查的结果的确如此,那又如何呢?赵简子会收回成命?

不,不会的。如果是这样,他可能更乐于传位于无恤。因为事实证明了无恤是一个有上心的人,事先谋划周详,准备充分。再反观伯鲁,大大咧咧,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把诺大的一份家业传给谁,答案显而易见。

这个故事写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太腹黑了,明明就是一个简单的正能量故事嘛,怎么还讲成了一个悬疑片?

可是我坚信自己的判断,理由有二:

一,赵简子和赵无恤并不是庸碌之辈,他们都是赵氏能立国的关键人物。

二,并不简单的司马光,不仅把这个简单的故事记在了洞烛古今的《资治通鉴》里,而且是放在一开始。要知道,《资治通鉴》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所以,在自己竞争遇挫的时候,先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准备是不是真的充分,对手又是怎么准备的吧。

所谓准备,从来都不只是一个人挑灯夜战闭门苦练那么简单。站在高处,周密筹谋,不论深度还是广度都做到无懈可击。甚至,是直接给对手釜底抽薪,还没有开始较量就堵死对方出拳的套路,这才叫做准备。

翻开《资治通鉴》,无恤手持竹简,正站在那里。他笑眯眯的眼睛,分明是在问你:当机会来临时,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

没有什么金刚钻是万能的

汉朝有位名气很霸气的宰相:黄霸。司马光在书里上来就说:黄霸丞相碰到了职业生涯的危机。

在解释具体危机以前,我们先来捋一下黄丞相的职业人生:他在汉武帝末年捐官出仕,几十年间一路高升,到汉宣帝五凤三年,已出任丞相,封建成侯,总揽朝纲社稷。

这个时候是宣帝年间,距离大汉开国已经很久了,帝国的高官早已不再是功勋子弟的天下。但是像黄丞相这样:以“吏”出身,从基层普通科员能一直做到国务院总理的,还是比较罕见。或者说,非常罕见。

黄霸在基层工作时,最骄傲的任职经历是在颍川太守任上。当时的颍川,在今天的河南一带。但是其繁华和富有程度,相当于今天的广东或者江苏。黄霸在这里干了八年,政绩天下第一,史书上甚至说,“汉兴以来”,黄丞相的治郡能力都是No.1。

他的政绩,主要是三条:

首先是深知民间疾苦,老百姓有哪家饿肚子了他都能照顾得到。你家没饭吃这事儿省委书记都门儿清,是不是让你感动得一塌糊涂?这种事多了,自然好评如潮,老百姓拥护。

其次是他借助老百姓的眼睛,监督不法官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让贪官污吏“陷入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去”。

第三个就比较奇特了:那几年天上经常出现凤凰,而凤凰们又特别喜欢在颍川郡的地界上徘徊。这种祥瑞之兆,历朝历代都是很得统治者欢心的。

于是没过多久,黄太守就被调到了中央。在太子太傅和御史大夫两任上勘磨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做到了丞相。

但是,黄霸在自己的新岗位上,干得超级不、顺、当。具体是怎么不顺当的,史书上没说,但显见的是黄大人多年积累的好名声损耗了不少。

黄霸能不急吗?急啊!于是他就想了两办法:

一个办法是:有一天,黄霸丞相在府里议事(治理解释一下:汉代丞相与后世不同,如能开府,其府邸即是国家行政机构,类似于今日之国务院。当然也有例外,刘备在世时,诸葛亮就没能开府),突然天上飞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鸟。丞相灵机一动,跟大伙说,这是不是凤凰呢?咱要不先把手头的事放一放,先议议这个吧!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不自觉地笑了,黄霸估摸着是想起了当年升迁时的凤凰之功吧,这玩意儿拿来再当吉祥物用一次,应该好使!

嗯,各位觉得这事儿能收到什么效果?

效果就是几天之后,京兆尹张敞(首都长安市市长)就给皇上告了一状,说:我们家住在丞相家隔壁,有一天树上的鸟不知道怎么的就飞到院墙那头去了。结果丞相不务正业,不想想天下百姓是不是能吃得饱,各级官员是不是尽职尽责,反倒带着大伙儿研究那鸟是不是凤凰,这是一个丞相应该做的事吗?!

奏章呈上去,皇上老人家很以为然,黄丞相弄了个灰头土脸。

 

 

受了打击的黄丞相没有气馁,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当时,尚书令史高和皇上关系铁铁的,黄丞相看在眼里,计上心头,跟皇上说,史高是个好同志,现在朝廷里没有太尉,史高同志如果做太尉,完全称职!(弱弱的说一句,这种人干的这种事儿,平常真心不少见,比如我,今天就亲见了一回~)

各位觉得皇上听了会是什么反应?皇上气不打一处来,派人跟丞相说,你的好意朕心领了,但是史高是朕的人,升官的事就不劳丞相费心了!

这里要稍微解释下,汉代的尚书一职,以尚书令为首,负责皇帝的文书奏章。宰相开府后,可自辟属吏,但三公九卿的任命却依然在皇帝那里。

还没完,皇上派去的人接着又说:再次,丞相您该做的事是协助陛下管理好天下,而不是在人事任命上发表意见,人事任命那是皇上自己的事,您的手伸得怕是有点长了。

这话够重,也够难听的,怪不得皇上要派个人来说,当面说真的会很伤感情。

黄丞相又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从此,他再也不敢搞出什么幺蛾子,就这样庸庸碌碌,老死于任上,最终也没搞清楚如何做一个好宰相。

 

 

职场中,这样的事情大家几乎都见过:某人明明在一个职位上做的非常好,业绩非常突出,可是在提拔到了新的岗位以后,却好像变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工作能力,事情做不好不说,还因为工作到处得罪人。以前取得了巨大成功的办法和经验,现在在新的职位上就是推行不下去,不仅收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搞得怨声载道。

这是为什么?

领导遇到这样的问题,往往会从员工身上找原因,觉得员工的不配合不执行要负主要责任。理由很简单——这套办法我当年可是收效显著的,所以我的方法肯定没错!关键是你们这届员工不行!

但真的是这样么?这里就要谈到职位大小与能力高低的匹配问题了。

我们再回过头来研究一下黄丞相的履历,从郡守和宰相,这两个职位之间的跨度有多大?简单来说,相当于从区域经理直升集团总裁。

各位看官明白了吧?这两者的平台高度完全不一样,不管是工作内容和方法都不尽相同,在位者要面临的问题和需要解决的挑战也不可同日而语。

但可惜,黄霸一直没有完成好两者之间的切换。过去的经验太成功了,成功得让他觉得这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抱着这种想法去做另外一份要求完全不同,而且是难度更大、挑战更巨的工作,必然会有很多不适应。

在旁观者看来,他错得离谱,应该马上改正。但对于黄霸这样成功了太久的人来说,他已经被过去的辉煌蒙了双眼,只会一条道走到黑,而不会静下心来反思,是不是自己的能力与方法不足以胜任新的职位和工作

所以到了最后,越做越错,越错越做,不仅没有成绩,而且还跟同事处不来,在领导面前不讨好,天怒人怨。

当事人自己着急吗?当然着急,但是连病根都没摸清,对症施治又如何谈起?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先见之明是智慧 自知之明是成熟 知人之明是素养
下一篇:《投行生存手册》:比聪明更重要的是任劳任怨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