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管理进阶 > 投资人排队给创业公司送钱的日子到头了正文

投资人排队给创业公司送钱的日子到头了

2016-05-24 09:54:08来源:纽约时报热度:评论

美国,旧金山——杰里米·希区柯克(Jeremy Hitchcock)2012年为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融资的时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希望参与的风险投资家们发来的电子邮件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

美国,旧金山——杰里米·希区柯克(Jeremy Hitchcock)2012年为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融资的时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希望参与的风险投资家们发来的电子邮件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他在一场科技大会的鸡尾酒会上碰到一位投资人两个月之后就拿到了3800万美元的投资。

但去年,随着科技创业公司估值出现波动、上市科技公司股价出现震荡,34岁的希区柯克开始面临一种截然不同的形势。他尝试为自己监控、引导互联网流量的公司Dyn筹集新的资本时,潜在投资者们用密集的提问包围了他,而这些问题以前的投资者们都没有深究过。Dyn怎么能够为他们产生回报?Dyn是否具备上市的体量和规模?

Dyn公司这个月宣布已经从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筹集了5000万美元。但作为双方探讨内容的一部分,还没有运营过一家上市公司的希区柯克同意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以便Dyn公司能够物色到一位能够熟练开发业务的领导者。

希区柯克说,这一次和投资人的“会谈要彻底得多”。他还补充说,他在这一轮融资之前就已经考虑过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科技创业公司这片土地上的权力平衡正在发生变化。不久之前,占上风的还是企业家们。因为投资人们急切地想要从下一个Uber、下一个Airbnb中分得一杯羹,创业者们轻而易举就能获得融资。一些投资人甚至让创业者们自己来选择条款,而另外一些投资人则在一些创业公司离成功那一天还很远的时候就给这些公司的创始人们奉上了高达几百万美元的薪酬

但现在,占上风的换成了投资人。风险投资人不再求着创业者让自己参与投资,而是创业者们跑到他们那里,苦苦哀求资金。投资人们现在对一家创业公司的前景提出了更多的问题,同时投资的时间也拖得更久,借此行使自己新获得的权力。一些投资人则在推动创业公司管理层的变革,或者要求获得能够帮助自己避免任何损失的财务条款。

硅谷风险资本公司门罗创投(Menlo Ventures)合伙人文奇·加森纳(Venky Ganesan)说:“风险投资人们现在在投资之前把创始人们从头到脚研究得个彻彻底底,就差做肛肠科检查了。”

这种权力平衡上的变化在数字上表现得很明显。根据美国风险投资协会(the 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的数据,过去两个季度,风险投资人们对美国创业公司的投资额变少了;今年第一季度的投资资金额比一年前下降了11%,只有121亿美元。因为资本这块蛋糕变小了,创业者们必须更卖力,才能分得一杯羹。

同时,投资人们现在也比以前更能通过谈判获得对自己有利的财务条款。根据泛伟律师事务所(Fenwick & West)进行的一项调查,估值可观的创业公司的投资人们正在获得更多像赔款保证和最低投资收益保证这样的条款。泛伟合伙人巴瑞·克莱默(Barry Kramer)说,尽管这样的条款依然少见,但随着交易数量和规模双双下滑,它们会变得越来越常见。

最重要的是,投资人们再也不愿意溢价投资一家创业公司了。根据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自从今年年初以来,30家左右的公司在融资的时候都被迫接受了低于之前的估值。这个数字接近2015年全年的数字。

“投资人们实质上比之前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展开尽职调查。”风险资本公司科斯拉创投(Khosla Ventures)合伙人本·宁(Ben Ling)说,“纵观我们全部的投资组合,即使是最优秀的公司,融资的过程也拉长了。”

本·宁还说,虽然实力格外强大的公司还在一如既往地获得资金支持,但其他公司的估值总体上却进入了平台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大约20%。

最近一家估值打了折扣的创业公司是在线银行创业公司CARD.com。这家位于洛杉矶的公司今年2月结束了一轮额度为550万美元的融资,估值低于它在2014年12月进行的上一轮融资,也就是业内所称的估值打折。

CARD.com首席执行官本·卡茨(Ben Katz)称,它每天新增的账户达到了3000个,今年2月月度营收首次达到了100万美元,今年新增存款也有望达到10亿美元。尽管如此,37岁的卡茨对于估值打折的问题依然很务实。

他说:“只要能够获得实现自己愿景所需要的资本,创业者们不应该因为估值打折感到太大的压力。”

数据分析创业公司Zoomdata首席执行官贾斯汀·朗塞特(Justin Langseth)说,繁荣时期或许走出舒适区进行过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现在又退回去了。他去年底尝试融资的时候,许多风险投资人都认定诞生已经四年的Zoomdata公司要么太大了,要么太小了,总之不符合他们的喜好。

朗塞特说:“以前,他们可能还会往外够一够,试着支持一家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公司。”现年47岁的朗塞特今年2月从高盛银行领衔的一个财团拿到了2500万美元的投资。

随着风险投资人们变得越来越挑剔,一些创业者们开始寻求从传统融资人以外的地方获得资金。

经营着财务咨询创业公司Betterment的乔恩·斯坦恩(Jon Stein)发现,许多风险投资人给他拍电报,希望以较低的价格获得他公司的部分股权。于是,他跳出风险投资人的圈子,转而投向了瑞典投资公司Kinnevik,由它来领投自己公司最新一轮额度为1亿美元的融资。

现年36岁的斯坦恩说,一些创业公司推迟了融资,希望以后能够获得更多的筹码。

他说:“他们在努力积蓄力量。”

伴随着权力平衡的变化而来的是投资人们正在发生变化的讯息。创业者们称,虽然投资人们一度为了一家创业公司的增长几乎不惜一切代价,但他们现在却更关心盈利。

现年25岁的贾斯汀·吉村(Justin Yoshimura)投资于年轻的公司,同时还是在线珠宝公司Ice.com的董事长。他说,他的创业公司总体上会回避大额融资,以便控制支出。但近年来的一些投资人却鼓励他以及他所投资的公司接受大量的资金,把钱花在市场营销和其他的增长策略上。

现在,听说投资人们建议降低融资的规模、减少支出、把焦点放在避免亏损上,他觉得很困惑。

“去年,所有人都说我们错了,说我们得花钱。”吉村说,“现在,你说你赚钱了,结果所有人又都想跑来投资。”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一名高效从容的管理者是如何修炼成的
下一篇:在巨变的环境下:企业如何获得可持续增长(四)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