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营销天下 > 世界杯赌徒众生相:输赢都是“套路”

世界杯赌徒众生相:输赢都是“套路”

评论 2018-07-05 15:15:28来源:互联网热度:

2018年初夏,俄罗斯世界杯激战正酣。一时间,微信、QQ上出现了一些讨论赛事、赔率的交流平台,诱惑着无数赌徒们踊跃参与到这场豪赌当中。

有人跟随“大神”押德国,赔5万后才发现大神已退群……

有人抵押宝马车赌球,但翻倍策略却让其越陷越深……

有人输掉百万后,借钱下注……

有人领投被庄家抛弃,身负300万欠款……

有赴俄罗斯现场赌球输掉半年薪水,妻子来电要离婚……

“现在已经输了10万了,一陷进去就想着,怎么把本金捞点回来。”在世界杯小组赛结束后,何飞(化名)曾再三告诫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但两天不到,他又一次往博彩APP里充值1万元,再度返场。

2018年初夏,俄罗斯世界杯激战正酣。一时间,微信、QQ上出现了一些讨论赛事、赔率的交流平台,诱惑着无数赌徒们踊跃参与到这场豪赌当中。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博彩领域的“零门槛”,让不少年轻人打着“让看球更有激情”的噱头蜂拥而入。这和大多数新玩家的赌球经历极其相似,他们通常对这个圈子一无所知,只是一时的好奇和冲动。但在进入圈内后,才发现并无赢多赢少之说,最终结局只有自己被赌局套牢。

这场4年一度的狂欢终将结束,但投身其中的赌徒们却难以自拔。新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他们的故事开头或许不同,涉赌初衷也各有原因,但坠落的轨迹几乎一致,不仅为赌球输掉了大量的个人财富,甚至家庭、朋友也因此分崩离析。

初级玩家:跟随“大神”押德国,赔5万发现大神已退群

31岁的何飞(化名)在本届世界杯开赛前,从未尝试过任何形式的网络赌球。

随着世界杯热播,何飞身边有朋友讨论赌球,最初只是为了增添看球乐趣的何飞,玩票性质地在朋友介绍的赌球平台上押注100元。那场比赛他轻松地猜对了获胜方。

“点到为止”,何飞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本来准备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当一个纯粹的看客。但在观看下一场比赛时,内心总是压抑不住对赛事比分、胜负的预测。90分钟后,场上的比分和自己所预测的完全一致。这让何飞颇为懊恼:要是自己刚才押注的话,必然能赢一笔钱。

逐渐地,何飞开始沉迷于研究赔率、盘口、水位等此前从未听说的专业词汇里无法自拔。

此前从不赌球的他为了“求稳”,特意加了多个关于世界杯交流的群,每天都会在群里和网友们交流赛事分析和赔率行情,听取“大神”们的参考意见,再逐一分析对比群里分享的购买截图,筛选出群友买得最多的方案进行投注。

作为赌球圈的新入行者,何飞曾按照比赛双方实力强弱作为押注依据,但这让他屡屡输钱。“巴西对瑞士,谁都认为巴西稳赢吧,结果呢?”

“群里都是大神,比我专业多了。经常在赛后看他们晒中奖截图。”7月1日,何飞告诉记者,“跟随他们的赌球思路,比我自己乱猜测靠谱多了。”

在何飞所在的群里,群主据称是一位有着近20年赌球资历的圈内前辈,总会在第一时间在群里发布着比赛双方最新赔率和赛事分析;一位资深玩家在群里带着多位群友投注,每天在朋友圈内发着“10万重注英格兰,成功赢钱”、“10万押日本输球”等投注记录,不时晒出中奖的截图。

跟随战术确实让何飞小有盈利。

听从群里大神的分析和建议,何飞在小组赛中成功赢取了近万元。随着对大神信任度的加深,不再满足此前小打小闹的何飞,每场比赛所投入的赌资也越来越大。

“最初计划就玩1万元,每局押几百元就差不多了,输完后就收手。”7月1日,何飞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称,“但每次在赢钱时,总会嫌自己胆子小,应该多押点。但想赢得更多,自然押的本金也就越大。”

从每局押注100、200元,到每场至少3千、4千元,仅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尽管群里大神并非场场全中,自己输掉的赌资也从预先的1万元,扩大到4万多元,而何飞坚信能在后面的比赛中捞回来。

但本金尚未“捞回来”时,一场让无数赌徒意外的比赛,彻底让他发财梦碎。6月27日,德国对阵韩国。赛前群里大神给出了“德国实力远超韩国”、“再不拿3分就淘汰出局”等诸多理由,这让何飞底气十足地重注5万元押在德国独赢上,“今晚上至少能赚3万元。”

比赛最终定格在韩国2:0德国。愤怒的何飞打开微信发现,群里哀鸿一片,赛前大神们高调的预测结果被群友不断截图刷新,无数嘲讽声和质疑声四起,而大神们却始终不见踪影。

何飞翻阅聊天记录时,才发现此前长期跟随的某位大神,在发出一句“关我毛事”的留言后,已经退群。

资深玩家:抵押宝马车赌球,翻倍策略让其越陷越深

在一个有着300人的“世界杯交流群”里,记者认识了资深玩家张丹(化名)。

7月1日那天,烈日当头,张丹(化名)丝毫感受不到炙热。几个小时前,他重注5万元葡萄牙能在对阵乌拉圭的比赛获胜。90分钟后,这场在他看来“稳赢不赔”的比赛,最终以葡萄牙1:2负于乌拉圭告终。

“这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张丹告诉记者,算上此前所输出去的赌资,他在过去的15天赛程里,刚好整整输掉了100万元。

34岁的张丹早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就开始通过电话押注、酒吧赌赔率的方式,进行外围赌球。

“刚开始就是和朋友在酒吧老板手中买输赢,每场比赛买上几百块。运气不错,杯赛结束时,差不多赢了1万多吧。”张丹告诉记者,“但后来心大了,想赢得更多。”

那届世界杯结束后,沉迷赌球的张丹逐渐走上了“职业赌徒”的道路。此时的他几乎逢球赛必赌。范围也越来越广,从国家队赌到英超、西甲等赛事,甚至是瑞士、俄罗斯等欧洲非足球强国的次级联赛都乐在其中。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自认为积累了丰厚经验的张丹盘算着借比赛狠赚一笔。但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几近于滑铁卢式的赌球经历,把他彻底拽入深渊。

6月初,张丹将才买半年多的宝马M3以40万元的价格暂时抵押给一位朋友,加上自己积攒的资金,总共凑了100万元,以让自己有更多的赌资投入其中。

张丹第一次下手是葡萄牙对阵西班牙的比赛,他押注了1万元赌西班牙独赢,但最终双方握手言和。

开场不利并没有影响张丹的心情,他对自己的战术锁定在“翻倍策略”,即每场比赛翻倍下注。“这场输1万元,下场就押2万元,再输就押4万元。只要能赌对一场,之前的损失就能全部回本。”

但让张丹意外的是,本届世界杯意外迭出,多场他认为“稳”的比赛都分别押注失败,而自己曾看好的强队在小组赛后也纷纷打道回府。原本以为可行性极大的翻倍战术屡战屡败,账户金额也从最初的100万元变为0元。

“太假了!就是在演戏!”张丹气愤地表示,“都是演员!就看谁演得真。”

曾经无比喜欢的德国队如今在他眼里无疑是那个“最好的演员”。半个月内,他先后在德国队的比赛中砸下共计近20万元的赌资,如今随着德国队的淘汰而全部蒸发。

为了能够筹备赌资,张丹开始四处向身边朋友借钱,甚至打起了贷款的主意。“利息高就高点,只要能再借一二十万元,再翻倍重注压在后面的淘汰赛里,迟早能赚回来。”不过,现在身边朋友知道张丹在赌球后,愿意借钱给他的人已经“基本不存在了”。

赌球“大神”:惨遭庄家抛弃,背负数百万“欠债”

挂了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后,余辉(化名)斜躺在沙发上,身心疲惫。

最近一段时间里,他每天都会接到数十个身边朋友打来的电话,就连同事也会在上班时凑上前来,紧张地咨询庄家何时才能回来。

事实上,余辉同样不知道大家口中的庄家如今身在何处,甚至除了已被对方删除的微信号外,他连对方真实姓名、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早知道会出这样的情况,说什么都不会答应对方。”7月1日,记者在余辉公司楼下见到他时,他懊恼不已,“本想从中抽点成,现在面临失去朋友、同事信任,甚至可能赔偿300万元的风险。”

在不少人看来,余辉就是那种赌球圈子里的大神。

有着10余年赌龄的余辉,在当地赌徒圈中小有名气。多次赌球获利的辉煌历史被圈内朋友奉为大神,甚至不少赌徒在押注前,都会特意向他咨询讨教。

6月20日,一家赌球平台的庄家主动找上余辉,对方希望余辉能在自己所推广的平台下进行押注,同时声称,只要他能拉拢朋友一起玩耍的话,能从朋友所押注的赌资中得到3%至5%的抽成。

这意味着只要朋友购买100元彩票,余辉就能从中抽取3至5元。就余辉对朋友赌资数额的了解,自己每天都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两三千元,这完全能抵充当天赌球的赌资。

更让余辉心动的是,庄家坦言以“先账后款”方式进行合作。即比赛之前以及比赛期间余辉通过微信、QQ等方式告诉小庄自己所押注的内容和金额,账则在第二天以网络转账的方式结清。“赢了直接把奖金给你,输了把赌资给我就行。”对方言之凿凿地表示。

为了能让自己的抽成利益最大化,余辉在朋友圈里宣布“集资众筹”,他要求但凡希望跟着他买球的朋友都把钱打给他,再由他统一押注。

这一决定让朋友们颇为支持。对于他们而言,在哪个平台都没差别,如今把钱交给余辉统一打理,自己只需要在获胜时收钱即可。

那几天里,朋友的赌资通过微信、支付宝等方式源源不断地流向余辉的账户,而他也在帮着大家下注赌球时,按照约定比例,成功从中抽成约4万元。

但德国对阵韩国的比赛同样成为余辉的劫难。和其他赌徒押错胜负不同,余辉成功压中了韩国取胜,同时在他所购买的4个比分中,2:0赫然在列。

余辉无比激动。此次他总共砸入10万元押注韩国获胜,同时还押下1万元的2:0比分。如果按照赔率计算的话,自己和朋友能赚到数百万回报。

但让他恼火的是,赛事结束后,庄家并没像往日般主动恭喜,甚至在第二天余辉向庄家发去“何时返款”的信息后,系统显示对方已将他拉黑。

气愤的余辉一次次添加对方好友,但始终无法得到回应。此时的他才发现,除了微信外,自己没有对方任何信息。

“咨询过一个警察朋友,对方很明确地告诉我,这种赌博是非法的,不受保护。”余辉告诉记者,这意味着这笔奖金到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同时余辉也不用承担朋友们所中的奖金。

让他恼火的是,尽管他将这一事实告诉给朋友,却少有人相信他的说法。甚至有人直接质疑余辉是否见财起意,准备以这种方式将钱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