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营销天下 > 凭什么特斯拉能火速崛起 因为这类企业都有同样一条DNA

凭什么特斯拉能火速崛起 因为这类企业都有同样一条DNA

2017-11-06 15:37:02来源:清华管理评论热度:评论

为什么一批原来站在技术浪尖的明星企业迅速衰落,如黑莓、摩托罗拉等;为什么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能让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快速崛起,如特斯拉、小米等。

金融危机后,为什么一些曾经在全球叱咤风云、貌似强大的企业消失了,如雷曼兄弟、诺基亚手机等;为什么一批原来站在技术浪尖的明星企业迅速衰落,如黑莓、摩托罗拉等;为什么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能让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快速崛起,如特斯拉、小米等。

事实上,整个商业历史一直有这样一个规律,无论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面临生存与死亡、崛起与沉沦的命运挑战。我走访、合作、研究过很多企业,无论是全球的巨无霸IBM、Google、特斯拉,还是中国的新兴企业去哪儿、红领、艾比森。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这些企业都能发出一种独特的、在特定时代下的企业生命力味道。

例如,每次走进IBM在硅谷的研发基地,会感受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强大、深邃的知识海洋;不用到Google的现场,只要点击它的页面,我就会闻到宇宙空间的生生不息;进入特斯拉的汽车体验店,简直就像进入一间艺术游乐场。在中国,当第一次来到深圳艾比森公司,浓浓的IT市场味让我有莫名其妙的回到硅谷的亲切感;纵览红领的现代化流水线让人感到好似亨利·福特再造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气息;而当穿过中国最大在线旅游互联网企业去哪儿的办公区时,我仿佛走进曾经站了七年讲台的伯克利加州大学,在那,空间里充满了信息数据的气流、空气中飘逸着工程师们的灵性和味道。

那么,这些企业的生命力的源泉是什么?应该如何认识其潜在价值?又应该如何重塑企业的生命力?

企业DNA:寻找企业生命力的源泉

这些现象让我对十多年来关于全球化竞争下的企业商业基因课题又有了新的认知。长期对500强和中国成长型企业和企业家的观察、研究,一次次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企业作为一个生命体,它所散发的那种特殊的生命气息、生命状态或生命味道,能发出一个企业生命力强弱的信息或信号,这种信号正是源于该企业的DNA或者这个企业DNA的基因要素。

要弄清楚一个企业能做多强、活多长、长多大,就要探究企业DNA的深层机理,进而指导企业生存、发展、进化和传承。否则,我们将永远不解事物之本质。

借用生物DNA的深层机理来探索企业DNA的深层机理能说明问题。生物DNA译为脱氧核糖核酸,是一种由多个基因构成的分子,可组成生命遗传指令。以一个生物的DNA为例,一只绿色青蛙的DNA决定了它将永远是绿色的青蛙,而非狼或人,是因为它的基因与别的不同,除非它的内在基因要素及其结构因事故而遭到破坏或突变。

在这里, “ DNA ” “ 基因要素” “ 结构”是不同的关键词。像生物DNA一样,企业DNA决定企业生命力,并有其独特的基因要素和结构。

大量对企业的观察和研究发现,关于企业DNA、基因要素以及结构普遍呈现出一定的规律。其中有两个规律非常明显。

无论企业成功与否,企业领导者的DNA由特殊商业基因要素组成,并直接影响企业的DNA及其企业的核心商业基因要素;

  • 企业领导者的商业基因转化为企业组织的商业基因时,领导者的DNA会影响企业领导者基因与企业基因之间的结构。

这两个规律分别有其系统的、深层次的内在机理,是本人近几年一直在研究的课题。这里仅重点讨论在企业DNA的构成中,企业领导者DNA的三项商业基因要素及其对企业生命力的影响。

通常,企业领导者的风格能决定企业的风格。

例如苹果公司的产品很酷,是因为乔布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的行事风格;特斯拉的汽车很潮,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超乎常人的天才般作风有关;去哪儿很简洁,要归功于庄辰超追求本质逻辑的知行合一风格。

尽管每个企业领导者表面上都有不同的风格,研究证明,在深层次上,他们都有一些重要的、共同的商业基因。这些重要的商业基因要素包括(但不限于):

  • 领导者的创业力基因要素

  • 领导者的认知力基因要素

  • 领导者的灵感力基因要素

创业力基因:企业生命力强弱的关键能力

创业本身是创造、改变、冒险、培育的代名词,创业力基因是企业领导者在行为方面表现出的强烈的善于或不善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自我革命的能力和力量。

例如,马云通过建立互联网平台解决了中小企业商品流、信息流、资金流的难题;乔布斯解决了广大用户使用体验的新问题;Musk解决了能源资源枯竭的难题;中国最大旅游在线平台去哪儿的创始人庄辰超解决了消费者对更便宜、快捷、方便的需求。

很多人都在这些领域以各种形式创建不同的企业,但是,马云、乔布斯、Musk、庄辰超等企业家领导者都无独有偶地比一般人有更强的行动、能力、力量去颠覆传统,以全新方式创建企业和商业市场。在早期他们被很多人误解为疯子、骗子,或认为他们做的事不靠谱、不可能。这使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必须极大地发挥创造性的才华,潜心琢磨解决问题的创新方法。同时,还要以顽强的意志顶着外界的压力,并下狠心自我完善,将压力转变为动力。这个过程,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没有自律的力量是很容易放弃的。

那些有成就的企业领导者都在创业力基因方面表现出惊人的强悍。强悍的创业力基因的内涵还在于他们在判断和选择解决什么问题时,能将占位效应、锁定效应、网络效应三个维度做到极致(如图1所示)。

图1中,位置1市场地位影响力弱小、客户规模有限、进入门槛较低,位置2市场垄断完美、客户规模庞大、竞争壁垒超高。大多数企业领导者都希望自己的企业能从位置1发展到位置2,或者在任何一个维度有相当高或强的地位。但为什么有些企业做到了,有些企业还在途中,而大多数企业永远也做不到呢?

这与领导者商业基因的问题有关,也与企业商业基因的问题有关。暂且不谈企业组织的原因,就领导者商业基因而言,那些产品或服务遭到客户投诉的、市场增长缓慢的、找不到人才的、融不到资的、利润薄得难以为继的、管理力不从心的、或时好时坏的企业,其领导者或多或少都面临一些致命的瓶颈问题。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新零售商业力量全面爆发 阿里巴巴Q2创IPO以来最高增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