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经营管理 > 这些年,“风口”下的创业江湖

这些年,“风口”下的创业江湖

2017-11-17 10:35:45来源:36氪热度:评论

互联网创业者,时代使然,让他们成为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到处都在说风口,有人登上金字塔尖,有人成为湮灭的泡沫,今天,我们不妨来聊一聊近两年涌现的风口。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从零到一,每一场创业都是九死一生。

互联网创业者,时代使然,让他们成为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到处都在说风口,有人登上金字塔尖,有人成为湮灭的泡沫,今天,我们不妨来聊一聊近两年涌现的风口。

“千团大战”后的直播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正在风口上的直播、网红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资本和创业公司冲进直播市场,一度上演“百团大战”,甚至是“千团大战”。

这张图曾遭朋友圈刷屏转发,配文多为“千团大战”

其中,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曾是最为资本青睐的未来独角兽之一,可是,不曾想它在2017年开年沦为炮灰——“光圈直播”官网无法访问,创始人兼CEO张轶“人间蒸发”。

光圈直播入场很早。在2015年9月,它就拿到了1250万天使轮融资,也正因如此,它的猝死让人倍感意外。

它的创始人张轶可谓是“精英创业”。

张轶毕业于清华大学历史系,获得博士学位。后来,在北方工业大学任教期间,他又担任了样式娱乐的总策划和总顾问,在传媒圈打开局面。彼时,光圈直播一派光鲜。16年初光圈直播融资路演会上,来往名流络绎不绝,阿里音乐集团CEO宋柯、主持人鲁豫……更有30多家国内知名投融资机构代表被奉为座上宾。

随后,光圈直播快速扩张,用户数量突破40万,日收入突破15万元。然而事实上,仅三个月后,光圈直播就因资金紧张,无力支付员工工资。谁也没想到市场骤冷,迎风起飞后等来不是登顶,而是万丈悬崖。张轶试图筹钱,却未成功。他搭进去自己的积蓄,却无力回天,最后,他发了一条微信给所有员工致歉,便匆匆“消失”了。

光圈直播的高光时刻戛然而止。这个结局并不鲜见,正如团购、打车APP的热潮一样,资本呼啸而过后,它们或合并,或倒闭,最后进入寡头时代……又是一个轮回。

据美国调研数据,普遍认为美初创公司第一年的死亡率高达90%。国内数据有限,可参考IT桔子在2015年的调研,初创公司的死亡率已经超过新公司的诞生率。

似乎正应了那句,“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风口上的新零售

追逐风口的脚步,不会因为某个行业的洗牌而停下。

眼下,最火热的莫过于新零售。“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马云在2016年阿里云栖大会上,第一次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

不久后,“无人货架”杀出重围,成为新零售界的黑马。

截止至今年9月,已经有至少16家无人货架获得投资,总额超过25亿元。“猩便利”获红杉领头3.8亿元A1轮融资,仅成立四个月,融资总额近5亿人民币,布局全国15个城市,据点过万。拓宽想象力,线上线下融合,零售革命已然来临。

资本的翻云覆雨手之下,“新零售”可讲的故事还很多。

共享单车之变

新零售的故事正值高潮,相比之下,共享单车的故事却已接近尾声。

共享单车,凛冬已至。风口之下,ofo和摩拜占据了接近95%的市场份额。这条拥挤的赛道上,留给“老三”们的机会已经寥寥无几。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潮序幕拉开,与“千播大战”后期如出一辙。

“我现在的处境和贾跃亭差不多。”酷奇单车的CEO高唯伟对媒体说。

今年8月以来,酷奇单车被大范围报道押金难退的问题,每天,公司楼下退款队伍绕成长长的S型,有三四万用户要求退款。持续至9月末,问题仍没有解决。国庆前,高唯伟承认,他被罢免了。

从共享单车“黄金时代”的前三强企业,到被收购,仅过了三个月。酷奇单车的前路扑朔迷离,但高唯伟的前路,早有定局。被罢免后,高唯伟说,创业太累了……想以后做个与世无争的普通人。

高唯伟的这个愿望,对于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来说,是个奢望。

比起“老三”酷奇单车的风雨飘摇,小平台町町单车的倒闭更为惨烈,可谓尸骨无存,丁伟本人也进了看守所走了一遭。“公司倒闭、家庭破产、女友分手,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一无所有”——这就是丁伟所面临的现状。

图片

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是个标准的“富二代”,当他提出创业时,他的父母前期为他投入了2000多万,这笔资金全部来自于他父母的公司。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输血公司的资金断裂成为町町单车倒闭的导火索。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业内聚焦财富管理:多元化是未来方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