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经营管理 > 阿里系创业者:5万离职员工的“前橙会”,阿里最危险的敌人正文

阿里系创业者:5万离职员工的“前橙会”,阿里最危险的敌人

2015-05-27 11:08:39来源:中国企业家热度:评论

前女友与前员工,都是混杂着复杂情感的关系,温情、信任、委屈乃至怨怼愤恨。比前女友更棘手的是,前员工熟知既有体系的铠甲,也了然前东家商业上的软肋。如果他去创业,或延展你的既有生态链,或分食你的蛋糕。而马云,正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庞大的前任群体。

杭州,被阿里的前员工搅动着。

员工股逐步解禁后,杭州的创业圈都在关注着,一大波阿里系创业者的到来。

员工富了,这一事实正是阿里的忧虑。在阿里的第一版招股说明书中,他们对此次IPO可能为其持股员工带来巨额财富感到担忧,“我们可能很难保留或再激励这部分员工,这些新财富将影响他们作出是否继续留在公司的决定”。这是资金的期待,国内创业团队的黄金三角即是“腾讯的产品+阿里的运营+百度的技术”,而相对于更依赖平台的腾讯与百度员工,阿里系创业者往往更具备适应和变通能力。

早在阿里上市前,已有机构针对即将离职的阿里员工设立专项基金,眼下杭州的互联网创业圈也正变得更加热络。

并不是人人都看好这些终于离笼的金丝雀,“一直熬到上市套现后才出来创业的,创业的欲望不强,基本就不适合创业了。”一位先前离开的阿里系创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

但无论是早期飞走的隼,还是现在准备悠然转身的金丝雀,都让马云面临着难度空前的“前任”关系。

前女友与前员工,都是混杂着复杂情感的关系,温情、信任、委屈乃至怨怼愤恨。比前女友更棘手的是,前员工熟知既有体系的铠甲,也了然前东家商业上的软肋。如果他去创业,或延展你的既有生态链,或分食你的蛋糕。而马云,正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庞大的前任群体。相较于阿里的3万在职员工,前“阿里人”已是浩浩荡荡的5万人方阵。

阿里前任们有自己的联盟,如同腾讯的是“单飞企鹅俱乐部”和“南极圈”,百度的“百老汇”,金山的“旧金山”,网易的“离异”,盛大的“盛斗士”等。阿里的离职员工延续阿里的橙色LOGO,命名“前橙会”,阿里工号是入会的“芝麻开门”。

挖财董事长李治国、前阿里巴巴COO关明生、前阿里巴巴CTO吴炯、前阿里巴巴B2B总裁卫哲等,皆是前橙会的“橙子”。这个联络着超过25000名阿里前员工的组织,定期在北京、上海、广州、硅谷等地举办线下活动,为阿里系的创业者与创投机构、天使投资人牵线搭桥,或邀请阿里系知名创业者分享内功心法。

阿里系创业者可以在这个圈子里找到理解自己的资金、气味相同的人、前辈创业经验、市场合作的机会。如果离开阿里的创业者有一张to do list,那么大部分人会在前十项的任务中写下加入前橙会。按照橙子们的预测,未来5年,可能阿里的在职员工还是3万人,而前橙会的成员将超过15万人。

大方还是小气

对于前任们,腾讯的态度似乎更大方。腾讯创始人曾李青个人投资了单飞企鹅俱乐部,腾讯投资了南极圈,相对于前橙会,两者都找到了更为紧密有效的商业模式。

但阿里与前橙会始终若即若离,投资,是从未碰触过的话题。“我们对这个比较敏感,阿里的人觉得跟阿里相敬如宾挺好,好不容易离开了,又回去向马总汇报感觉很怪。”前橙会组织者寿远说。

马云与前员工,感情一直比较复杂。

阿里为所有前员工保留工号,敲钟当日,向前员工发送感谢“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阿里的今天”。

但此前有离职员工在微博上爆料,阿里内部有不成文规定,“不投资、收购前员工的创业项目,最近几年连合作也不做了”。爆料者认为,这是因为管理者的心态问题,把离职员工看作“叛徒”。

阿里女一号彭蕾曾出面回应,“有人说阿里绝不投资离职员工、和离职员工划清界限,所有你们看到的决定背后都有原因。我们遇到过一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比如离开的同事创业,通过走捷径,拿到本来拿不到的资源”。所谓“让人不那么愉快的事”,大致指向是此前离开阿里的人,通过向淘宝小二“行贿”,从而占据聚划算档位等,这让马云很恼火。

不过,彭蕾只翻开了硬币的一面。

支付、电商、金融、物流、社交,阿里系创业的主要门派,业务的竞合、蛋糕的分割,这也许是马云不愿投资前任的另一重原因,“不少阿里系的创业者,都是在阿里内部看到了某种服务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自主创业的项目都与阿里存在着竞争关系。阿里不会选择舍身饲虎,创业者们对于阿里的钱也有所忌惮。”一位前橙会成员告诉本刊。

前橙会的本土基地,杭州福云咖啡,墙上密集贴着前橙会成员的创业项目,与阿里关系纠结的同程旅游、蘑菇街、贝贝网,赫然在列。

阿里系创业 阿里创业帮 阿里员工创业 前橙会

同程旅游CEO吴志祥是阿里系最成功的创业者之一,2014年公司获得了来自腾讯领投的C轮融资;同一年,腾讯以1亿美元完成了对挂号网的战略入股,挂号网核心管理团队来自阿里系,其中执行董事长为阿里巴巴集团前首席技术官吴炯,而另一位董事则是阿里巴巴集团前首席运营官关明生。

电商平台蘑菇街与贝贝网早年的业务模型都依托于淘宝的流量导入,前者做女性服饰导购,后者专注于返利、优惠券、特卖等(当时的主体是米折网),两者皆是淘宝平台功能的垂直深化,一路与淘宝近身接触,享受过淘宝的流量红利,也受困于淘宝的限制。2013年岁末,淘宝开始禁止蘑菇街使用支付宝进行支付,后期还通过技术手段使蘑菇街的产品无法直接链接到淘宝商家;2014年7月,淘宝发出对返利网站的封杀令,禁止返利类淘宝客向用户提供淘宝平台商品链接等搜索服务功能。但淘宝的锁喉没能一招毙敌,反而招来了两个更垂直的对手,此后蘑菇街转型网购平台;米折网转型进军母婴品类,独立成立了母婴品类的电商品牌贝贝网。

阿里的泾渭分明,并不能挡住前任们的步步入侵,反而给了前任们抱团取暖的某种默契,甚至是其他巨鳄投资阿里系创业者的空间。也许是形势比人强,马云对待前任们的策略开始转向怀柔。

在对蘑菇街下了封杀令后,阿里巴巴找到公司CEO陈琪,提出以2亿美元收购蘑菇街,遭到后者拒绝;2013年,阿里收购了前阿里人王皓创立的虾米网;2014年8月,阿里巴巴通过其控制的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战略入股阿里前员工赖杰创立的树熊网络。

2014年9月,前橙会办了个年度酒会。两个月后的感恩节,阿里召开了一个国内企业前所未有的会议,阿里毕业生大会。所谓毕业生,是对阿里前员工们的叫法。会议走温情路线,场内视频轮播员工讲述1999年-2014年阿里大事记,结束语“向15年来很傻很天真的阿里人致敬”,许多参会的老员工泪盈于睫。马云从印度赶回来参会,向前员工们情怀演说:“你们是敌前、敌后的5万外援,即使你加入腾讯、百度、京东——任何竞争对手,阿里不会有任何生气,只希望你把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感带过去。”

一个让创投圈敏感的信号是,对于是否投资阿里系创业者,会上彭蕾帮马云改了口:“前些年我们说过,在一段时间内对离开的同事不会投资。不过,未来可能会改变。”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写给第一次创业的人:如果相信直觉 你会犯很多错
下一篇:骨肉亲情与商业利益:企业家心中永远的纠结之痛?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