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精英访谈 > 哈佛教授:贸易与收入不平等无因果关系

哈佛教授:贸易与收入不平等无因果关系

2018-01-05 16:28:41来源:界面新闻热度:评论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教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杰弗瑞·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近日撰文指出,据此认定贸易和不平等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观点令人质疑。

上世纪末,全球收入不平等状况开始加剧。许多人指出,衡量全球化的一些指标,比如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同期内迅速上升。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教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杰弗瑞·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近日撰文指出,据此认定贸易和不平等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观点令人质疑。

文章称,收入不平等已经成为发达经济体一个主要的政治焦点。根据最新发布的2018年世界不平等报告,美国前1%的人群所占国家收入的比重从1980年的11%上升到2014年的20%,而后50%的人仅占有13%的国家收入。类似的情况在法国、德国、英国等主要经济体也存在。

在经历了35年的上升后,贸易占GDP比重在2008年达到61%的峰值,到2016年下降到56%,而此时,人们对全球化的担忧也恰恰达到高点。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夏威尔·萨拉-伊-马丁(Xavier Sala-i-Martin)在2002-2006年间指出,尽管几乎全球所有国家内部的不平等都有所加剧,但国家间的不平等却在下降,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1980年代以来得到提高。

城市化、高储蓄率、受教育机会改善等诸多因素无疑对这些国家的出色表现起到作用,但贸易是亚洲经济获得成功的最强大驱动力之一,从而也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差距缩小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人看来,这表明亚洲的成功是以牺牲美国利益为代价的。这种将贸易视为零和博弈(zero-sum game,指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的观点是300年前重商主义的主要理论。

后来,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提出,贸易通常会让双方受益,因为它会让双方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但这一理论有一个关键的局限:并没有区分一个国家内部居民的境况,因此,这一贸易理论并不能解决一个国家内部收入不平等的问题。

赫克歇尔-俄林-斯托尔帕-萨缪尔森理论(Heckscher-Ohlin-Stolper-Samuelson,简称HO-SS理论)可能更加有用,因为这一模型将实物资本、金融资本、人力资本拥有者的境况与工人的境况区别开来看。

HO-SS理论在1950年代-1970年代之间主导了全球经济学家的思考。该理论预测,国际贸易会使丰富的生产要素受益(在富裕的国家是资本拥有者),但却会伤害稀缺的生产要素(在富裕国家是不熟练工人)。如果富裕国家的工人不需要与较贫穷国家的丰富劳动力竞争,他们会要求提高工资

1980年代后期出现了几大贸易理论革命。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和伊尔哈南·赫普曼(Elhanan Helpman)引入了此前一直被忽略的不完全竞争和规模收益递增因素。2003年,马克·梅里茨(Marc Melitz)又展示了贸易如何使得资源从生产率低的企业向生产率高的企业转移。

全球化的批评者抓住这些新的贸易理论不放,要求这些经济学家重新考虑传统的自由贸易理论。而恰在此时,HO-SS关于自由贸易会伤害发达国家低技能工人的理论开始变成现实。

不过,并非所有HO-SS理论都成为了现实。根据HO-SS理论此前的预期,贸易将降低拥有最多非熟练工人(因为在一体化的全球市场中,对他们的服务需求会增加)的国家内部的不平等,但这一预测并没有发生。

佩内洛佩·葛尔贝格(Pinelopi Goldberg)和尼娜·帕维尼克(Nina Pavcnik)在2007年撰文称:“有大量证据显示……发展中经济体较不熟练的工人总体上说并没有生活地更好,至少相对于这些国家中拥有较高技能或较高教育水平的工人来说。”同年,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ć)和林恩·斯夸尔(Lyn Squire)也发现,降低关税与贫穷国家的不平等状况加剧相关。

10年之后的今天,发展中国家的不平等状况继续恶化,其中也包括“金砖”国家。在巴西,前1%的人占有25%的国家收入,在俄罗斯,前1%的人所拥有的国家收入的比重从1980年的4%上升到2015年的20%。在印度,这一数字从1982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9%,南非从1987年的9%上升到2012年的19%。这些国家前10%的人所占有的国家收入比重也呈现类似趋势。

弗兰克尔称,虽然这并不意味着HO-SS理论中描述的因素变得无关紧要,但很明显,除贸易之外,造成目前不平等趋势的还有更多其他因素,比如科技进步。在熟练工人供给滞后时期,相对于非熟练工人来说,科技进步增加了熟练工人的需求,科技进步似乎在所有领域都成为一个主要因素。而许多行业最终出现赢家通吃结局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这可能也是出现收入不平等的一个因素。美国等国家缺乏通过税收进行收入再分配也加剧了收入不平等状况。

“不平等显然是政治上值得关注的严峻问题,但将矛头对准贸易不是解决之道,”文章称。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任正非:消费者业务的压力将来会比运营商业务更大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