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精英访谈 > 程维向左,王兴向右

程维向左,王兴向右

2017-12-29 15:48:13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滴滴投资饿了么,美团做网约车;美团扩充网约车版图,滴滴直接做外卖;王兴投资摩拜,程维投资ofo;至于人工智能,早已在两家公司进入项目实施阶段。就连今年的融资时间段及其规模,都相似的很。

程维今天刷屏了。美团打车今天在7个城市同时上线了。程维这篇超长专访,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一句话:“我心中无敌。”

但谁知道,这种话无论从程维嘴里说出,还是从王兴嘴里说出,不过是给身后血流成河的战场背景加一个滤镜。

我之前说过,现在美团与滴滴的关系,就是低配版的腾讯和阿里。不同之处在于,AT最核心的战场源自线上,MD最核心的战场来自线下。

滴滴投资饿了么,美团做网约车;美团扩充网约车版图,滴滴直接做外卖;王兴投资摩拜,程维投资ofo;至于人工智能,早已在两家公司进入项目实施阶段。就连今年的融资时间段及其规模,都相似的很。

美团成立于2010年,滴滴成立于2012年。王兴在创立美团的七年后遇上程维的滴滴,这与创业七年后“单约”马云的马化腾很像——2005年,7岁的腾讯推出了直指淘宝C2C交易平台的拍拍。

七年之痒对于中国互联网巨头而言,更像七年之约。没有人天生就是敌人,但就像小孩过家家,玩着玩着就打起来了。

美团是团购起家,滴滴是网约车起家,本质都是在调动社会资源的流动性。不同之处在于,美团的逻辑是解决资源在哪里、从哪里来的问题,滴滴的逻辑是如何帮助人获取资源。美团做外卖、酒店,都是遵循这个逻辑,滴滴做无人驾驶也是走自己的路线。

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几年,滴滴就像参加高速公路上的飙车大赛,把碍事的对手都撞翻了,一路狂飙;而美团选择不停吃进高速公路边的加油站、便利店、WC甚至收费站;滴滴纵向碾压,美团横向布局;最后发现在高速公路跑的司机要解决吃喝拉撒睡的问题,在路边开馆子的小老板要解决上路接客、拉货的问题。把战火烧到对方领地,是偶然也是必然。

腾讯和阿里今天的局面,源自十多年来彼此都打不到对方家门口的宿命。腾讯做电商没能干掉淘宝,阿里做社交也没干掉微信。最后只能通过代理人战争。

程维说自己不站队,外交搞得好;王兴拒绝阿里控股而选择接受腾讯的投资,则被视为站队行为。问题是,如果王兴不想被阿里控制,他会愿意被另一个巨头控制吗?站队是结果,不是原因。

目前中国超级独角兽中,只有美团和滴滴的股东中同时包括腾讯和阿里。腾讯在美团和滴滴两家公司上投的钱,要远远多于阿里,所以美团与滴滴未来的竞争,不是代理人战争,而是微信钱包九宫格的争宠。

但越不是代理人战争,其实就没有边界。马化腾说腾讯把半条命交给了盟军。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将来做中国版MIH也挺好。滴滴成为腾讯还是美团成为腾讯,都一样。

但对王兴和程维来说不一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王兴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活得漂亮、精彩,为什么只有程维才能上高速?出身阿里、一迈步就受到史诗级大风口垂青的程维当然也要听个响儿,凭什么只有你王兴才能在路边开馆子?师兄很多,但师妹只有一个。

在美团和滴滴崛起之前,王兴和程维的成长经历几乎完全相反:王兴含着金钥匙出生,标准富二代,程维则是出身于平民家庭;当王兴一路玩着电脑被保送清华、出国留学的时候,程维不得不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卖保险、足疗店打工,直至进入阿里中供体系。但当程维一路见证阿里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时候,王兴的人生主题就是失败、失败、失败。王兴先天有的,程维都没有;王兴后天经历过的,程维都没经历过。谁得到的更多?谁失去的更多?

但从美团和滴滴开始,二人的经历越来越像:同业大战、收购兼并、圈地圈钱、在巨头之间周旋……到最后发现,这所有的故事,居然发生在同一条国道上。蒙古铁骑和十字军都曾踏入同一片土地。

程维借成吉思汗的例子来说明自己是被逼应战,但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从来不存在正义不正义,只有碍事不碍事。每一次互联网大战,几乎都是遭遇战,哪有递交战书一说。滴滴挡美团的路,王兴就要出手;美团挡滴滴的路,程维肯定也不会放手。不是人好战,是生意无情。

如果说今日头条与快手(及其背后的腾讯)将是未来几年线上流量的主战场,那么,滴滴和美团之争将是另外一个战场的终极CP,而且是在一个可以撇开AT传统兵力的战场。

从这个角度看,王兴和程维都是搅局者——搅得是传统BAT的局。BAT的局已经定了,那是互联网上半场的局。雷军说,我提出“新零售”概念时间上比马云早半天,程维说我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比王兴早一个月。其实谁早谁晚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意不在意。今天《财经》这篇专访里,我不仅看到了“心中无敌”几个字,也读到了一股杀气。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住百家CEO张亨德:共享时代的经济逻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