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精英访谈 > “拼妻”时代:王兴的加法与李彦宏的减法

“拼妻”时代:王兴的加法与李彦宏的减法

2017-10-10 15:39:00来源:鹿鸣财经热度:评论

2017年1月,正值北京的寒冬。18日上午十点,在北京西二旗的百度大厦七层,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与刚刚任命24小时的百度新任集团总裁兼COO陆奇,出现在媒体面前,两个人穿着同一色系的T恤衫。

“我们很欢迎陆奇的到来,因为他肯定不会喜欢O2O。”美团某高层对财经记者小晚说。

2017年1月,正值北京的寒冬。18日上午十点,在北京西二旗的百度大厦七层,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与刚刚任命24小时的百度新任集团总裁兼COO陆奇,出现在媒体面前,两个人穿着同一色系的T恤衫。

 李彦宏应该已经料到,自己的这个决定会让美团高层颇为兴奋。就在昨天,有消息称美团完成融资30亿美元,估值达到280-300亿美元,这已经与靠游戏疯狂赚钱的网易相差不大,直追京东和百度去了。

实际上,不管百度外卖卖给谁,美团在O2O行业一定会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又或许有那么一点可能,百度或以非常低的估值把百度外卖卖给美团。双方此前谈判破裂的唯一原因是,百度坚持要24亿美元估值。

自从李彦宏宣布百度ALL IN人工智能以来,百度一直在减法;而美团则在最近还在不断扩充自己的战场,打车,酒旅,支付等等,这是一直在做加法,用王兴自己话说叫,关注核心,不关注边界。

果不其然,百度在7个月后宣布百度外卖以8亿美元打包价卖身,但是买家并不是王兴的美团,而是张旭豪的饿了么。

估值确实缩水了2/3,这不禁让人产生这么一个问题:既然之前百度和美团谈崩的唯一原因是估值问题,那么既然估值一下子缩水了2/3,为什么百度外卖是卖给了饿了么?而不是美团外卖呢?

如果说非要寻找能解答李彦宏为什么最后把百度外卖以白菜价卖给了张旭豪,恐怕只有借用王兴评价阿里那句话回敬他自己:“从战斗力上讲,王兴很强,如果王兴嘴下留点德,我会更尊敬他”。

这不是开玩笑,从今年年初开始,王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怼李彦宏和怼百度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年初,各家公司CEO发的内部信被当成是公司新一年的发展的指导意见,尤其互联网公司,这样所谓的内部信都会纷纷见诸报端。今年2月份,李彦宏的内部信其实在发出来之前,大家都很清楚他要讲什么,肯定会是大篇幅的去讲人工智能,所以本来没啥特别的兴趣。

但最终被炒得热闹非凡,原因是美团的王兴同学严肃的批评了李彦宏同学思想觉悟不够高。他觉得李彦宏很自私,全篇都是在讲什么东西对百度有利,然后号召百度同学撸起袖子加油干。一点也不像美团,因为美团都是在考虑用户需要什么,什么会对用户产生价值,能为用户创造什么价值。

言外之意就是,你李彦宏做什么都没用,因为百度本来就没什么用户价值。好多人看到王兴这番高谈大论以后,纷纷感叹,不愧是市值上百亿美金的独角兽CEO,看事情角度很新颖,问题分析很透彻。

正当好多媒体在欢欣鼓舞的时候,有个别媒体朋友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家一年亏上百亿的公司CEO为什么能够如此义正言辞的批评一年能赚好几百亿的公司CEO?这时,虎嗅上出现了一篇文章叫做《王兴凭什么评价李彦宏?》倒是很好的为大家解答这个疑问。

到了6月份,在最著名的那篇小晚对话王兴的文章中,王兴不止一次说到B和AT不是一个量级的。这被认为是王兴赤裸裸的看不起百度,看不起李彦宏。当然,在小晚这次出色的采访中,这样不好好说话的细节不少,不止是针对百度,还有阿里。

而百度和阿里都没有对此有任何回复,唯一算得上的回复就是王帅在参加某投资公司的活动时说的那句”首先小晚很漂亮,王兴说什么都不感到奇怪。” 大佬不出头,自然也会有人出来反击,比如张旭豪和梁建章就纷纷撰文对王兴的观点进行了抨击。

当事人没出头,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生意做大了,公关要有策略。什么样的,什么等级的,什么Title的,评价好不好的人,能和这些大公司老板列在一起,开会的时候能坐在一个论坛上,能隔空撕逼…...每家的公关头脑里都有这样的list,显然王兴不在李彦宏和马云的名单里。

有人说这个不好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向来都是李彦宏,马云,马化腾这三驾马车坐在一起,什么时候你见过周鸿祎和这几个人出现在同一个圆桌论坛里了。在深圳IT领袖峰会上,能和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同台的大佬除了杨元庆和贾跃亭以外,几乎找不出别的人选,如今连这两个人也都已经过气了。当然也有人会问,王兴和李彦宏真的差那么远吗?

今年3月份,王兴在美团内部发表了一个演讲,说的是内部讲话,其实还不是想把他的观点见诸报端,来向大家传达一下他最近看了哪些书,进行了哪些思考。演讲一开始,他就着重提了一个概念叫下半场,这之后互联网圈子里就多了一个稿件标题的标准格式:**行业的下半场来了。在这场演讲中他就说了,要感谢李彦宏。他说那几句话的意思是说,没有李彦宏给O2O带的节奏就没有今天的美团。

的确,李彦宏确实为O2O带了不少节奏。早在2015年6月份的时候,在百度糯米的一次发布会上,李彦宏亲自站台说三年内要追加200亿投资。这一下子可吸引了足够多的注意,作为美国资本市场上一只重要中概股,好多资本主义的投资者开始学习O2O这个新词,他们觉得Robin说的,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方向。

而在这之前,无论是美团的王兴,还是大众点评的张涛,都纷纷去美国找过资本方来投资,不过每当他们跟人家说起,我们要做中国第一的O2O公司,大部分资本主义的投资者会把他们当成来骗钱的傻叉。

事实上,李彦宏说的200亿,其实只是秀了一下肌肉,想吓一吓这个赛道的其他参与者,意思是说没钱不要玩了。直到今年,《财经》的一篇文章中才说只兑现了100亿左右,而且大部分还是给到了百度糯米并非百度外卖。

李彦宏这个200亿,非但没有让包括王兴在内的其他选手望而却步,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帮他们的忙。从美团点评合并后的第一笔融资额就可以初见端倪,33亿美金,不多不少刚好秒杀你的200亿人民币,就问你服不服? 

到了2017年,百度的O2O业务已经从战略上放弃了,李彦宏要ALL IN的是人工智能。同时也意味着百度的战略从多元化转向了专业化,这是一个减法的过程。李彦宏下定决心做这个减法是在2016年中,从他紧急召回任旭阳开始。任旭阳回归百度的主要目的,就是帮李彦宏痛斩O2O。

而这就意味着,在百度内部的O2O鼓吹者,将会面临一定程度上的挑战。2016年7月开始,最早的鼓吹者百度前战略顾问何海文、百度前战略部副总裁金宇和百度外卖董事长刘骏纷纷传出离职,免职,转岗的消息。

任旭阳则开始为百度外卖寻找买家,2016年5月,任旭阳找到了王兴和王慧文,百度坚持其B轮融资估值24亿美元,谈判告吹。后来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和配送事业部总经理王莆中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美团点评内部认为,百度集团更像是处理资产,而不是寻求战略合作。“我们对这种方式,并没有那么有兴趣。”而要知道王莆中是王慧文花了一年从百度外卖挖来的创始成员。

后来百度外卖还和顺丰传出过绯闻,双方也在积极推进合作,但最终还是因百度坚持24美元的估值而告吹。到了去年8月底,王兴说预计外卖商战要在1年内结束。当时的局面还是三足鼎立,王兴说完这话第二个月就有了传闻说百度外卖要卖身美团的消息。

据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外卖市场的交易份额,饿了么占35.5%,美团外卖占34.2%,百度外卖占了21.1%。按照当时的数据和份额来说,百度外卖卖身美团发生的话,将会因为市场份额要个好价钱,不过这样卖身的消息被美团自己给否认了。

世界上事情本来就是那么奇妙,没有以24亿美元卖身美团的百度外卖在今年以8亿美元卖身给了饿了么,估值缩水2/3。但这是阿里和百度联手生生给王兴造了一个强大对手,这个对手张旭豪,是一个93年出生的小孩。13年7月,美团还没做外卖的时侯,曾想收购张旭豪的饿了么,王慧文见到93年的张旭豪,没曾想被这个93年的小孩给直接拒绝了。也有传言说13年底有FA拿着饿了么的融资BP找到美团寻求投资,但美团高层直接拒绝,认为灭到张旭豪这样的草根创业者是分分钟的事。张旭豪后来否认了这种说法,说是饭局里说的笑话,没人当真。

有趣的是美团进入外卖行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经验,美团员工去打听饿了么的经验归纳总结形成文档,后来这个文档又被饿了么拿去用作员工内部培训。这样子流程,不就是前段时间王兴在金砖会议上说的外国人应该借鉴的中国方案吗?先模仿国外的商业模式,然后发展成功再演化再对外输出,王兴,我说得对吗?

多年前,有人在清华BBS水木清华上发了一个贴,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清华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这个问题被传到其他论坛,却引来了一个北大学生的神回复:出西门过马路30米。这个回复搞得广大清华学子哭笑不得。

前几天,在微信朋友圈里刷屏了一首北大学子为清华学子写的歌《春风十里,不如隔壁》,MV拍得很唯美,女主角很美,男主角很帅,北大和清华的学子纷纷转发,两个学校的关系又好像很和谐。

在互联网圈,北大文科生的代表是李彦宏,颜值很高,吉他弹得不错;清华理科生的代表是王兴,看的书很多,思考颇有深度,总喜欢强行带节奏。二人都曾赴美留学,半斤八两。李彦宏当过中国首富,多次跟着国家领导人一起出访;而王兴的美团最近几年才兴起,速度非常快,有人说美团是王兴十年创业失败后得到的回报,最近又在金砖峰会上发表了一个中国方案,热度非常高。 

其实,在互联网这个圈子里面,王兴和李彦宏大抵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因为从两家公司兴起时的赛道都不一样,一个是搜索,一个是团购。而且两家公司也算不上同一个时代的公司,和百度一起冲浪的是携程,是阿里,是腾讯;而美团冲入战场时已经是十年后了,陪他一起打江山的是滴滴,是头条,是饿了么。

从空间维度上来说,两家最早都是从中关村起家,百度总部后来搬去了一群过气互联网老大哥扎堆的西二旗,而美团这样新生代互联网公司则是倾向于去曾今韩国人的标志地望京,在望京一起赛跑的还有映客,熊猫TV等等一系列新生代。滴滴是个例外,也搬到了西二旗那边,不过自从搬去了西二旗,也开始显现出了老年综合症的疲态。

如果说非要扯上什么关系,那就是说王兴曾经失败的创业项目校内网,卖给陈一舟后变成了人人网,人人网下面后来产生了一个糯米网,后来糯米网卖给百度变成了百度糯米,这才和王兴的美团上了一个赛道。你会说这弯子绕得够远的,的确是有点远。

其实王兴和李彦宏有一样东西是非常像,而且这个圈子里面其他人可能都没有。马东敏回归,百度成为了圈内人口中继美团之后的第二家“夫妻店”。现在大多传说美团内部被分为两派:一派是以王慧文和陈亮为首的“同学帮”,另一派是王兴妻子郭万怀和其表弟殷志华为首的“外戚派”。

这个国度,王兴是皇帝,下面是两派的争权夺利。同学帮掌控的是美团的中后台大权,外戚派则掌控的人事,财务和公关。在今年春节前后,有一个在美团内部被称为跨年大清洗的洗礼,说的是美团的第四次大规模架构调整。其间过程不得而知,结果是为曾经以美团“八大金刚”自居的纷纷出局,猫眼CEO郑志昊除外。

而这之前不久的2017年1月,美团酒旅在独立发展两年后再次被收编,更是被外界猜测为是“同学帮”的大溃败。“夫妻店”到底好不好,这个说不好,但今年三月的时候的有人专门针对此撰文说,王兴现在是在走钢丝:一面是2016年初融资时签订的两年估值达到200亿美元并且上市的对赌协议即将到期,美团随后还为此辟谣;另一面是举了中国巴菲特赵丙贤离婚案、钢铁大王杜双华离婚案、蓝色光标董事孙陶然离婚案、赶集网总裁杨浩然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土豆王微离婚案等例子,来说夫妻店可能会是美团不太会受资本市场欢迎的重要因素。

美团酒旅被收编的同一个月里,马东敏和陆奇相继到来百度。马东敏回归以后,互联网圈一直有个说法,BAT都姓了马。据传马东敏回归以后在百度同样是掌握人力,投资,财务。相比于王兴夫妻档的不被看好,李彦宏,马东敏和陆奇的三人搭档则被好多人看好,搭上人工智能的快车,百度股票就跟吃了兴奋剂一样,从170美元的价格涨到了现在的240美元,很多人预测说很有可能会继续噔噔噔往上涨。

所以说,王兴离李彦宏怕是还差很远呐,可不止出西门过马路30米那么简单。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刘强东:24小时不回邮件的高管,立刻开除!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