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管理 > 客户管理 > 微信已经老了,头条永远年轻

微信已经老了,头条永远年轻

2017-12-08 15:36:43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朋友圈权限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清理不常联系的好友,这两年微信的种种举措都在说明,这个 9 亿日活产品的增长已经到达峰值,只能通过不断做减法优化留存促进活跃,来延长用户生命周期。

张小龙的办公室挂着一张苹果 Think Different 的海报,上面的人物是爱因斯坦、乔布斯、鲍勃迪伦、马丁路德金。

张小龙的饭否头像是已故歌手科恩在 1994 年发布的 Recent Songs 专辑封面,他会在微信 3.0 的开机页上放出了迈克尔.杰克逊的图片。

“你说我是错的,那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

“谨以此版本纪念迈克尔杰克逊,感谢他的音乐陪伴我们的产品开发之旅。”

 

槽边往事博主和菜头写张小龙:

除了每周一次的网球,和每天深夜的音乐,张小龙没有什么别的嗜好。

程序员时代的烟瘾一直保持了下来,他是广州深夜里最大的 Kent 消费者,沉默到像谜一样的男人,中国为数不多具有文艺气质的产品经理。

他是那种因为喜欢《蓝莲花》歌词,就一定要问许巍买下版权, 挂在 QQ 邮箱入口的人。

他也是那种喜欢同事小女儿涂鸦,就把一幅涂鸦画和《蓝莲花》一样挂在 QQ 邮箱入口的人。

去年《财经》采访张一鸣,问对他个人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他列了《活法》、《少有人做的路》、《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基础生物学》几本书。

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评价张一鸣:

他是一个很保守的人,但他对很稀有的大东西,是充满了一种必须拿下、全力以赴的,所有的资源,然后大力出奇迹。

他对 PC 到移动的底层气候变化讲的很清楚。他有很强的洞察力,并且能够很迅速的就采取行动,他在最早期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其实在全球范围内,今日头条是引领了一个模式。

在我的观察里,老张和小张都曾是 Google Reader 的重度用户,且都对 GR 有强烈不满,因为 GR 一开始就不是为懒人和大众服务的。然后他们在微信和头条里,各自从不同层面对 GR 做了继承和改进。

13 年初佩奇关闭 GR,很多意见领袖表达愤慨,当时还是 nobody 的张一鸣却专门发文叫好: 

在我使用过一段 Google Reader 后,就已经不看好它的前景。

这里订阅模式对用户要求太高,用户需要自己去想好“我喜欢什么,我订什么”。能达到这两个条件的用户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愤慨的 Google Reader 用户多是媒体从业人员。

一款本该面对大众的产品却只能满足的是很小的一部分用户的需求,那就注定不会走得长远。

什么样阅读器更智能更适合大众,我的回答是基于算法的个性化推荐。

同样是针对懒人和大众做设计,张小龙在他封神后那次产品分享里这样评价 GR:

现在喜欢阅读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都说微博出来以后把阅读给扼杀了。

事实上,可能大家刚毕业姑且会用一下 Google Reader 这样的东西读一些文章,现在读得越来越少了。

这并不是说大家的学习性出了问题,而是一种天性在这里。

最先摧毁 RSS 的产品就是微信公众号,内容分发问题终于有更优雅的解决方案了,以开放平台保障读者端体验,以『关注并阅读朋友』解决创作者成长路径和打通内容传播链条,尽管他仍是以订阅的形式出现。

微信 PK 头条,谷歌的神与术

头条全系产品大致有微信 1/5 的日活,但是头条公司的人数已经是微信的 10 倍,且还在高速扩张中。

这背后反映的是张小龙和张一鸣对商业和人才的理解,以及团队作战方法论的差异。

微信推崇精英文化,面试跟谷歌一样都是 8 轮(3 个本部门,3 个面试委员会,2 个直接汇报张小龙的 GM),即便是腾讯内部员工想要进来或者微信离职员工想要再回来,都需要 8 轮面试。关于微信的团队管理,张小龙推崇小公司精神。

往往我们会发现一个大公司反应速度比不过一个创业型小公司,可能就是因为人多了以至于流程化、僵化了。

越大的团队就越容易形成一个流程,一旦有了流程就把所有的人束缚住了,所以应该说把团队拆小并且少一点流程,把大家的主动性、积极性能够发挥出来。

微信为了不变复杂,保持小且精干的团队,到现在还是千人规模,在广州艺术区,那个跟北京 798 一样文艺的平房区。

 

张一鸣对 HR 提的高标准就是要能写出《How Google Works》这样的书,HR 要能对如何组织,以及如何动员产生效率有理解,而不是只做日常招聘事物的工作。

关于业务复杂度和优秀人才密度及公司流程规则的问题,张一鸣是这样看的:

公司为了不变复杂,保持小且精干的团队。

但这样并没有什么用,一个平台型或者一个大型公司,肯定会尽可能地吸收生产要素,变成一个很强大的系统。

只有吞吐量大的系统才是好系统,才能创造很大价值。所以保持复杂度低、团队规模小不是想做大事业的公司的解决办法。

算进各地的销售,头条团队人数早已超过一万人。

尽管两家公司创始人都非常崇尚谷歌,但微信和头条吸引的并不是一类人。微信是精神气质更像,头条是业务打法更像。

微信更相信人的直觉,团队非常神秘非常封闭,就像凌晨几点一波产研在会议室里憋出个小程序一样,改来改去得张小龙出来解释才行。

而头条是数据驱动的工程师文化,几乎只认数据,公司开会一直都是怼天怼地,张一鸣的话也可以被喷。一切事情都要找到最优解,用数字量化一切。

张小龙认为“优秀的产品经理很难复制。所以我对各种方法论、成功学一直比较怀疑,我认为没有一种方法论是说,只要做了 A 就可以得到 B,你可以说如果你做了 A 更有概率得到 B,也不知道提高了多大概率。” 

微信是直到 15 年才开始建立数据分析团队,而且这家公司并没有表现出过有多深刻的相信数据。

而头条则一直很相信数据驱动方法论的力量,一切必须是可数字化的,不关心那些不可量化的事情,一切做到可检查可追溯。涨要知道为何涨,跌要知道为何跌。整个团队融会贯通的能力真的很强,跟海绵一样,遇到好的快速吸收。对于所有涉及概率的地方,一切都以跑个 AB 作为最后讨论的终结点。

张小龙是控制力非常强的人,不重要的事情不做,不断砍东西,只做最大的东西,比如小程序。但他的战略时有错漏和误判,比如在朋友圈外没有管内容分发的事。

微信公号 12 年崛起时如花大力气来做,其他新闻客户端包括头条在内的所有人可能压根就都没机会。但 Facebook 在美国,可是把关系和内容分发两件事全都给接管了。

社交为主分发路径的产品注定会造成中心化,在 FB 和 INS 乃至快手都跑通推荐和关注关系,微博都加入兴趣流来做公域私域流量调节融合后,微信却被不打扰用户的产品理念束缚住。

如今微信信息组织逻辑已经非常落后,包括微信公号和朋友圈都还是只有最原始的时间线一种排序。推特开创的这种“时间如流水的法则”是很棒,但现在推特也早改了不再严格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充分完全验证,完全靠时间排序和关注分发是极其低效率的事情,世界早已进入算法时代,而微信还停留在 web 2.0。

 

工作推进层面,头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敢试,业务打法非常激进,是“人家说我们做不出,那我一定要做出来给大家看。”头条从来不相信别人说不行,自己没试过就不否定任何事。

大家都说付费广告买量亏的时候,别人投二百万试一试不行就放弃了,头条直接先拿一个亿出来试试,像国际化这种战略中心屡败屡战还不断加码(抖音已经在日本区 App Store 登顶霸榜好几天了)。

年初也没人看好抖音、火山、西瓜、内涵,结果是现在全面开花,连同被视为 S 级创业公司的快手都被狙击得毫无应对之策,其他所谓大公司的应对和跟进策略也跟纸老虎差不多。

如果阅读真是微信团队的宿命,那请给用户更好的阅读产品。

如果聊天场景跟阅读天生是互斥的,微信只有“沟通工具的进化”一个使命,无法保证能够在产品内有完美的阅读体验,请再开条产品线做好阅读。

微信这种多年不变的成熟商务风,已经等于先天把年轻态的内容消费拱手让人。谷歌脸书也没把所有的功能服务都放到一个产品里。

另外,微信把团队全部放在广州这个并非互联网人才高地的城市,是极其不明智的决定。

小公司这样玩可以,但微信这个用户体量的公司这样干完全就是灾难,想要上个新项目都不太可能招到合适的足够的人来试错,不信你可以查下广州的算法人才分布储备。

在 10 月份 GGV 的大会上,李宏玮问张一鸣,如果去做新的创业会是什么?张一鸣说,现在没有确切的答案,但希望今日头条能够做到谷歌那样的平台。“谷歌可以不设边界,我们希望头条可以这样。”

头条刚 close 这轮已经是 300 亿美金的估值了。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转投B站的用户那么多,阿宅们真的不要A站了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